我的电子爱好成长之路
时间: 2015-01-25 12:02:34     来源: 五六电子

     其实大多数搞维修的朋友都有着一段电子爱好者的类似经历。忘不了当年,我念书的小学里搞六一庆祝活动要求每个同学都要穿白衬衫。因为当时家庭并不富裕,我只有一件磨破了衣领的白衬衫。手心里汗津津的攒着母亲(母亲是几十年教龄的小学教师)给我买白衬衫的5块钱,在一家五金电器商店的柜台前犹犹豫豫的转悠了好久,终于冒着回家后可能被惩罚的“严重后果”,毅然买下了我的第一把电烙铁……。

        从对电子知识的好奇到入门,从对电器的盲目拆卸到学会修理,谁都有一段漫长而又难忘的历程。但那时候又有谁会想过这个业余的爱好会成为以后谋生的手艺呢?

        记得那是六十年代的文革初期,初中毕业后在厂里读技校的哥哥攒下钱自己安装了一台晶体管收音机,从此取代了我母亲安装和使用了多年的矿石收音机(那时候的收音机,不用电源,用室外天线直接接收电台发射的高频电磁波,高频电流通过检波器取出音频电流,再用高阻抗耳机就听到广播电台的播音声,检波器里有一块绿豆大的矿石晶体,用金属弹性触针的尖端顶住矿石的某个晶体切面位置,整套检波装置像半个五号电池大小。所以被称为矿石收音机。)。哥哥学校离家较远所以就住在厂内集体宿舍,每个星期日回家一次,于是每星期他前脚刚离开家,我跟手就把收音机拆得支离破碎,天天在研究用什么办法使喇叭发出的声音更响,能收到更多更远的电台……直到周末,哥哥快回来了,这才赶紧手忙脚乱的把拆乱的收音机内脏一一复原,以免被发现挨骂……小学毕业后我已经能够帮班里几个要好的同学安装晶体管收音机了。

        七十年代初,我初中毕业后被分配到上海郊区的一个国营农场工作。没多久,连队里原来做电工的老职工上调走了,连队的领导看到了我具有电子技术方面的特长,于是我无师自通边干边学的就做起了农场电工。就像老鼠跌进米缸里,这下我钻研电子技术的时间、材料就更丰富了,在完成了日常电工工作之外,我还参考手头订阅的【无线电】、【中学科技】、【电子报】等电子刊物介绍的电路资料,制作了自来水塔水位电子自动控制;路灯光控自动开关;大田有线广播多路切换监控台;无线电遥控器、无线电对讲机等等。当然因为那时我还年轻喜欢捣蛋,夜里和几个要好的同事拿着我安装的高频发射机去悄悄干扰附近拖拉机站那台集体观看的黑白电视机,暗中偷着乐。严重的后果就是到后来凡是连队里那些买了电视机的家属户,只要家里的电视机图像出现故障,不约而同地就都认为又是我在暗中干扰捣乱了,甚至有人晚上赶来敲我宿舍的门恳求我行行好放过他们了吧!我,我真是有口难辩啊……

        农场集体生活枯燥的业余时间里,有些人都在喝酒打牌泡妞打架无所事事的混日子,我却总觉得时间不够用,没完没了的帮助同事们修理各种电器和安装落地收音机,没早没晚的啃读各种电子书刊和初中数学物理课本。那时,可能是我身上的书生气太重,也可能我掌握的文化知识比别人多一点,同事们善意的给我起了个绰号:“叶老师”,并且很快就在整个连队叫开了。有许多网友都会问我,你为什么要起叶师这个网名啊?现在可以告诉你们了,因为我缅怀那个特殊年代里温馨的集体生活和那群终身难忘的伙伴们。

        七十年代末,我结束了六年半的农场生活,上调进了国营工厂,我才发现这里的电子世界更大!车间里到处是令人眼花缭乱的电子线路和电子自动化控制装置,都是我闻所未闻从未见过的。我猛然发现自己虽然懂得不少电子技术,但是由于没有好好掌握初中的数理化知识,缺乏最起码的电子理论基础知识,只会仿制,不会设计,甚至连最基本的电子计算公式都不能熟练运用……

        于是我一咬牙,下狠心要恶补文革十年动乱中被荒废了的文化知识学习!我报考了业余初中,重新走入了阔别多年的课堂。放弃了所有的娱乐和休息时间,经常是做功课到深夜才睡觉。记得那时候每星期六晚上的电视节目有美国电视连续剧《大西洋底来的人》《加里森敢死队》等特别吸引人,有些同学还逃课去看电视,我坚持去学校上课从不无故缺席。连续拼搏了七年的时间,终于顺利拿到初中、高中以及大学电子自动化控制专业的毕业文凭。

我大学的毕业设计是参与复旦大学低温物理实验室的一个科研项目,重新设计和改进【高温射频超导量子干涉器】中的主要部件--高频头。凭着平时积累的电子制作实践经验和实验室老师的指导帮助,我边干边学不仅在理论知识上又得到了进一步的提高,也学会了不少进口电子仪器的使用操作,一本厚厚的硬抄本写满了我实验中的测试数据和实验记录。通过不断改进电路设计和无数次的繁琐调试,终于达到了设计指标要求并顺利通过毕业论文答辩。参与这个毕业设计项目组的另一个同学由于电子技术实践经验比我差,平时工作都是做我的下手,结果在毕业答辩中有个技术问题被老师问住了,急得他满头大汗,考场气氛顿时紧张起来。我问老师是否可以帮他回答?老师说:“因为你们是同一个项目组的,允许你帮助回答,但要提醒你,答对了算同学的成绩,答错了扣你的分数!”这个同学平时和我的交情还不错,就算救他一把吧,于是我很有把握的侃侃而谈,有理有据,逻辑清楚。几位老师对我的回答非常满意,圆满通过!几年后我高兴地获知,复旦大学的这个科研项目【工作于液氮温区的高温超导量子干涉器】荣获了1991年上海市科技进步一等奖。

        通过对文化知识和电子理论知识的充电以后,我在电子电路设计制作实践方面自然是如虎添翼了。我在工作中根据厂里生产的实际需要将各种电子线路加以改进应用,先后完成的有机动车辆进出厂大门时,由驾驶员自己控制的的遥控延时警铃;车间楼上楼下流水工序间联络用的无线电对讲机;打包铁皮切割机的数字显示计数器;铁驳船用的蓄电池免调节自动充电机;内河拖轮航行信号灯故障自动报警电路;拖轮液压舵的舵角指示器供电电路改进和油、气压失压、超压自动报警装置;厂救护车电子警笛扩音器;解决了厂里电瓶车可控硅直流调速的频繁失控问题等,并获得了优秀青工、先进工作者、局技革能手和京津沪新长征突击手等多项荣誉称号和立功受奖。可是电子技术就是这样,你接触的越多,就越感到自己知识的贫乏!迫使你下更多的功夫去钻研,我算是深深体会到“学无止境”这句话里的含义了……

        九十年代,是改革开放中,国营企业大刮三产风的年代,我也脱离原来的技术维修岗位做起了三产经营部的业务主任,以后又被单位派出到社会上和当地的居委会联合经营,开了一个电子维修门市部。经过几年的风风雨雨,书呆子也总算在社会上学会了做小生意。后来厂里的许多三产部门因为诸多的问题而相继撤销,在联营的维修门市部也被撤销后,有了营业经验的我,开创了自己的家电维修部。于是就白天兢兢业业为单位工作,晚上勤勤恳恳“为人民服务”,聊以贴补家用。

        两千年代后,我所在的国营大厂终于因种种原因亏损累累而倒闭,大批人员下岗转岗或买断工龄退职。我也打了退职申请却未被批准,在资产重组后的新单位技术岗位上继续工作,由于和新单位的同事同工不同酬,我的心理很不平衡。于是在几年后我又打了申请预退休的报告,虽然收入少了一点,但是光拿工资不用上班的待遇还是挺爽的啊!虽然从此可以全身心的经营自己的家电维修铺子,可我感到当年如痴如狂钻研电子技术的那股激情正在悄悄的消失。反正有了固定的工资收入,我也不在乎维修部赚多少钱,所以我定的营业时间是每周五天,每天下午营业四小时,国定节假日或下雨天都关门不营业。所以一见老天下雨我就窃喜不已:今天又可以不用出去躲家里上网啦!有个老太见到我就抱怨说,要修家电却看到维修部的门老是关着。我把维修部的开门时间和条件给老太介绍了一遍。老太恍然大悟的说:“哦,我知道了。你是国营单位!”我倒……

        由于年轻时忙于学习和工作,我结婚较晚,所以儿子现在还在读大二。小家伙在初中的时候就拿到了一个少年电子工程师的证书,也和我一样喜欢玩电脑,所以老子儿子各人一台电脑,免得儿子老是在他妈那里投诉说老子抢电脑欺负他。儿子有自己的卧室,为了避免他过度使用电脑而影响正常学习,我在他的电脑机箱上安装了一个用钥匙打开的启动锁。平时钥匙由我保管,要用电脑必须有适当的理由来申请。没想到他竟然会悄悄找一根细电线就成功的破解了我的封锁,而且每次用完后立即复原不留痕迹,所以过了好久以后才被我偶然发现。老婆知道后居然还洋洋得意的笑着说:这才像是你的儿子么!我郁闷啊……!

       几度风雨几度春秋
       中外电器俺都修
       历尽苦难痴心不改
       为找图纸总发愁
       维修经验心血铸就
       疑难之处显身手显身手
       为了妻子的微笑
       为了孩子的学费
       漫漫岁月惨淡经营

      (哈哈,俺斗胆篡改一下刘欢大哥演唱的电视连续剧【便衣警察】主题曲的歌词!)我从此无悔的走上了电器维修的漫漫长路……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返回顶部"